首页 >金融

洗砚池芫歌一

2019-06-13 16:04:23 | 来源: 金融

洗砚池芫歌(一)

题记:“有时上天赐予的缘分,一样会被人为的拆散;当爱以成过去,我们所能做的,只有让一切逝然……”

1、那段缘…

初秋的逸安城永远是那么安详而美丽,边塞小城特有的气息充满着整个逸安,一名手握长剑的男子迎着夕日的余辉,他的影子被拉的很长很长……

回想起一个月前那一幕幕场景,如白驹穿梭般从脑海里一闪而过,那段时光他此生难忘…那天他依然和往常一样大早要去不远的清云山上练剑,步至山脚,忽然发现不远处的草丛中似乎躺着一个人。他快步走过去,只见草丛中分明躺着一名女子,此女面容秀丽皮肤白皙,身穿玉帛锦衣,从衣着上可以看出应该是出身贵族或者官宦家,可是为什么她又会出现在这里,是走失了麽?或者遭遇了某些不测?他一时心中也犯了嘀咕,不管怎样,总不能见死不救,他见女子气息微薄,如果不及时救治恐怕会有生命危险。他急忙背起女子向他的小屋快步走去,安顿好女子后,他又亲自出去抓药熬好,将药滴在女子的嘴边,一点点让药渗进她的嘴里,即便是这样,女子苍白的脸上终于有了血色。

“只要她能熬过今晚,就不会有什么大碍了”,他在心里这样暗暗想,望着窗外的银月,他想:“自己今天这是怎么了?会为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子如此担心,难道…与她会有什么缘分?……呵,也许只有天知道…”夜深了,他倚在女子的床边睡着了……

第二天鸡鸣时分,他醒了见床上空空无人,便起身到屋外寻找,正遇出门,却与那女子迎了个照面他开口便问:“你去那了,你的病刚刚有些好转,不能随便走动的。”

“请问你是……我又是?我为什么会在这里,唉…我什么也记不起来了。只觉得头好痛。”女子表情很痛苦。

“那…你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记得了麽?”

“真的,不记得了。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,这是那里,是你救了我吗?”

“哦,这里是逸安城,我叫沐风。”沐风没有回答她是否救了她,因为这种白痴的问题没有必要解释,如果不是沐风救了她,她又为什么会出现在沐风的家里呢。呵。

这位姑娘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记得,这真让沐风犯了难,总得有个称乎才是呀。沐风见那姑娘在自己的房间里踱来踱去…坐在了自己的古琴前,玉指轻轻拨起琴弦,不知此曲何名,只觉得似幻非幻,让人听得如痴如醉,沐风想,何不叫这位姑娘“轻歌”?

“轻歌,轻歌,嗯,好名字。”轻歌喃喃的说。沐风把这个名字告诉了轻歌,她也很喜欢这个名字。

轻歌一时也记不起自己的来历,更不知道自己该去那里,现在她的依靠只有沐风了。所以她便留了下来,整日有沐风与其作伴,日子也不觉得孤单,只是自己的记忆迟迟不能恢复,这让她心里暗暗有些担心。

自从轻歌来到了沐风的生活中,沐风的生活有了很大的改变,以前清晨只有他一人习武练剑,而如今身边多了一个“观众”。每当沐风休息时总有轻歌递过来的手帕擦汗。夜晚,轻歌总会拨起那把古琴,弹奏那首微微有些凄惋的曲子。“再续前缘,物是人非,唯有情不变,离愁奕久,似梦中,转眼以万年……”

这首曲子,轻歌已经记不起它的名字,但那曲调似乎篆刻在她脑海里一样,这也是她现在记得的过往。只是每每弹奏起这首曲子,轻歌都无法把它弹完,仿佛这是一首没有结局的曲。

沐风虽然也懂得些曲乐之道,却从不知世间还有这样一曲。轻歌与沐风在一起生活久了,他们之间渐渐产生了丝丝缈缈的情愫,轻歌有时觉得“沐风人那么好,又是像貌堂堂,一身的好武功,跟在他身边有种说不出的安全感,自己的记忆无法恢复其实也很好啊,这样就可以永远留在沐风身边啦。”每每想到这里,轻歌总是觉得自己这是因货得福,只是怕沐风才不会让自己留在他身旁呢。沐风有时想:“轻歌,表面上似乎是一个未经世事的小女孩,其实与她相处久了才发现,原来她是那么的让他着迷,只是她总有一天会想起自己的身世,会离他而去。所以还是将这段不成熟的感情埋在心底吧。

沐风家房后有一片水域并不开阔的池塘,池塘名曰:“洗砚池”旁有一座石桌。沐风的父亲是当地有名的书法家,可惜十三年前的那场意外夺走了沐风父母的性命,留下当时年尽十岁的小沐风孤独的在这人世上……

秋天过去,冬天马上就来了,逸安小城换上了银白色的冬装,轻歌显得格外地兴奋,她对沐风说她长这么大次看见雪,哦,不。或者是以前见过,但已经不记得了,总之轻歌说她喜欢雪,喜欢那种雪花拂面的感觉。喜欢那种踏雪的声音,喜欢看沐风雪中的微笑……喜欢……

夜晚轻歌和沐风正在围着火炉取暖,轻歌说:“风,你说我们为什么会相见,上天又为什么偏偏让你救了我,让我失去了记忆,让我留在你身旁…”

“……”沐风一时语塞,不知说什么是好。

良久,沐风缓缓地说:“也许这能解释为上天的安排吧,我很感激上天能让你陪我,不管长与短,我都已经很知足了。”沐风终也没有勇气把埋藏在心底的感情说给轻风听。

冬季的时间是漫长的,可一旦到了春天,时间却又转得飞快,冰雪消融,传闻城里来了一队人马,到处寻问当地的百姓有没有知道他们“七公主”的消息。几经周折,他们找到了沐风,沐风永远记得那个早晨,他们被哒哒的马蹄声吵醒,面对眼前的这些人,轻歌显得那么茫然而无助,当那队人的长官得知轻歌失忆的消息后,执意要尽快带她回皇城医治。原来轻歌正是当朝皇帝的女儿,祭圜宫的“七公主”。她出现在这里是一次出游中遭遇刺客,逃跑中她与大队人马走散,又不小心跌落到山下,所以才造成了她的失忆,沐风听了官员的一番话,并没有给出答复,其实他也知道,他没有选择,即便他不同意,他们带走轻歌也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情,况且轻歌是当今皇帝的女儿,怎么好让她留在这里呢。虽然有恋恋不舍,虽然有埋在心底的情愫,沐风还是决定,让轻歌离开。

第二天清晨,沐风送别了轻歌,本以为这场情缘就这样结束,沐风回到家中暗自神伤。

没想到只过了三天就有人找到沐风,皇帝念沐风救公主有功,且听说沐风有一身的好武功,此等人才怎能浪费,招沐风于朝庭,任锦衣卫部督。想到又可以见到自己日思夜想的人,沐风分外欣喜,连夜赶往济都(当朝首都)。

来到济都打理好一些事宜之后,沐风便正式成为了锦衣卫部督。可他想的是怎样才能再见日思夜想的那个人。来到皇城的第二天,沐风便见到了他思念的人,重见心中思念的人,让人感怀。轻歌看上去依然美丽,只是她中充满了忧郁,或许是在惦念什么人。也许就是命运弄人,沐风和轻歌重别在皇城中,轻歌看着眼前的沐风,简直不敢相信。

“风,真的是你吗?你是来找我的对吗?要知道从逸安离开以后,我有多么想念你。”轻歌眼睛中充满了泪水,扑进沐风怀里哽咽的说。

“不要这样,被人看见了多不好。”

“我不管,我不管怎么,以后再也不要和你分开了。”

“……”沐风默默无语,只是将怀中的轻歌抱得更紧…

良久,轻歌抬起头看着沐风,从身上摸出一对玉佩。对沐风说。

“风,这对玉佩是我回来时路过菩荑寺特意跟方杖祈要来的,你看这块红色的名曰‘缘玉红尘’。这块蓝色的呢叫‘蔚蓝之心”,这块给你,那块给我。嘻,它们会保佑我们永远在一起的。

沐风默默的将“蔚蓝之心”挂在了自己胸前。[1][2]

微店是什么意思
广州白癜风医院
微信公众号的小程序

猜你喜欢